觅踪秦岭大熊猫
中国绿色时报
2019-11-23 21:04:02


秦岭大熊猫 蒲志勇摄(中新社发)

  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清早起来,阳光透过树梢洒进院子。匆匆吃过早饭,一人带上两个馒头和一包榨菜,出保护站北门,朝火地坝进发,寻找大熊猫。
  秦岭三官庙一带山地相对高差不大,河谷、低坡参差相接,小溪、小河傍依河谷、峡谷而行。小溪潺潺,叮咚作响,间或传来画眉、鸦雀、勺鸡、角雉的鸣叫,似乎近在咫尺,却难见其芳踪。
  栎树、山柳、山杨、漆树、油松、铁杉,向远方的大山排去,直至山脊,郁郁葱葱地封闭了天空。林间,巴山木竹顽强地挺起头来,尽情展现它们的浓密与碧绿,个个酒杯粗细,见缝插针,丛丛簇簇,挺拔俊俏。林下幽径蜿蜒,路两侧草木葱茏,路面落叶铺垫,空气洁净清新。
  “这条路上‘花熊’特别多。我十几岁时从这里走,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看见好几只。你们看,那个崖洞——”向导指着路边山崖下一个黑乎乎的洞穴说,“那洞里住过熊猫。”我们问现在里面有没有,他回答熊猫深秋产仔时才住在洞里。
  三官庙是秦岭大熊猫分布的核心区,平时就有二三十只在这一带活动。每年冬天高山落雪、开春竹笋萌发,大熊猫就到低山区找竹笋或嫩竹吃,人们很容易见到。
  有一年冬天,高寒山区落了厚厚的雪,吃食少了,一只饿慌了的熊猫,夜里转悠到向导家里来了。雪下得很大,他们正在烤火,突然听见拍打木门的声音,时大时小,时停时响,很是沉闷。他们以为是狼,操起扁担、锄头,准备撵跑它。
  当时,向导趴在门边仔细倾听,好像不是狼。大约过了半小时,外边没了声息。又等了一袋烟工夫,还是没有动静。忍不住好奇,他想出去看个究竟。媳妇、孩子攥紧锄头,立在两边,他右手握着扁担,左手抽开门栓。门开了,屋里的光亮窜出来,划破了黑漆漆的夜空。那道两米见方的菱形光柱里,矗立着一个黑乎乎的大家伙,就在门口,距他不到半米。它身上的腥味直冲进他的鼻子,差点吓晕了。那怪物特别肥憨,见人亦不害怕,大摇大摆地钻进屋来,坐在火堆旁。他们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大熊猫!天太冷,它想进来取暖。
  他们赶紧拿出苹果、蔬菜招待这位“贵客”。它立刻尝出这些东西好吃,高兴得像个七八岁的孩子,边吃边得意地“哼哼”着,竟把一大堆蔬菜和十几斤苹果吃个一干二净。完了,它舔舔嘴角,用脚掌挠挠腮帮,在地上打了个滚,伸伸懒腰,躺在温暖的炉火旁,酣睡到天亮,才摇摇摆摆地返回竹林……
  脚步放轻,耳朵竖起。每走过一片竹林,每遇到一坨动物粪便,每听到一些响动,我们都会停下脚步仔细聆听。或是兔子、松鼠从身边溜走,或是雉鸡从头顶飞过,我们的期待一次次落空。后来穿行在郁郁葱葱的箭竹林,抬头一瞬间,看到一只成年苏门羚,相距十几米,似乎在发呆,用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我们。我们也停下来,一动不动地望着它。对视够了,我们绕出竹林,缓缓离去。
  中午的时候,来到李家沟。大熊猫活动的踪迹多了起来:不少竹林被啃吃得枝叶狼藉,密密的草丛有宽大的掌印。路边不时躺着一团团纺锤状粪便,有的被雨水打散,有的仍然新鲜完好,像是刚刚留下的。粪便呈淡绿色,形似纺锤,拳头大小,直径四五厘米。我捡起黏糊糊的一坨凑到鼻子跟前,深吸一口气,一股竹子的清香进入肺腑,夹着淡淡的消毒药水味。我很是奇怪:“怎么一点也不臭?”向导解开了谜团:“竹子营养价值低,它们的个头又那么大,只有多吃才能维持身体需要。它们的肠子短,竹子在里面停留的时间很短,大部分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已排出来。没有经过发酵的竹子,自然带着原始的清香味。向导捡起一坨,粪便没有粘力,轻轻一捏就散了。他说,这只大熊猫感染了蛔虫——专家们往往根据粪便颜色、残留竹节的长短来判断大熊猫的年龄和健康状况。
  我们激动起来,步伐开始放慢,睁大双眼探寻目所能及的竹林。向导说,大熊猫吃竹笋后,粪便呈淡黄绿色,松软易碎、易变色,食竹茎后粪便呈淡绿色,食叶和枝的粪便为绿色,清晰可辨,不易变色。他指着一坨两头尖、中间圆的暗绿色粪便说:“有只成年大熊猫在我们上方活动。看,这坨粪便还冒着热气,说明是刚刚拉下的。粪便里面精细竹末多,证明它的咀嚼能力很好,可以推断出正值壮年。新鲜的粪便形状往往能暴露熊猫的行踪,一头较圆较钝,另一头较长较尖,较尖那头的指向就是熊猫前行的方向……”
  向导突然停下来,向身后做出个“嘘”的手势,轻手轻脚地爬上路边山坡。不大一会,他跳下坡来,轻声说:“竹林里边有大熊猫……”听到这话,我们激动无比,恨不得冲上去一睹“芳容”。向导赶紧摆手制止:“等一会儿,它们离我们还有一里地,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哩……”
  这时,竹林里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如同狗叫般的“嗷嗷”声。向导侧耳倾听,小声说:“是两只公熊猫在示威,警告对方回避让路呢。”向导说,眼下这个季节,正是大熊猫发情期,遇到不下雨的阴天,大熊猫就开始四处走动,忙着找对象谈恋爱。它们俩是为求偶较劲,接下来就该一展身手、滚在一起打架了。“别看大熊猫平时活动非常警觉,打起架来,就什么也不顾了,就算人到了跟前也不停手。”我们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它们快点打起来。
  突然,一个朋友失去重心,“扑通”一下摔倒,滑下山坡。这声音惊动了怒目相对的大熊猫,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来,偌大的竹林也跟着剧烈晃动起来。我们顾不得多想,撒腿就朝声响处跑去,大熊猫们早已不见踪影,只有被折断的竹子杂乱地躺倒一地……
  我们很是失望,决定第二天继续寻觅。
  日挂中天,我们来到一片桦木与栎树混生的树林,寻着枯枝的断裂声望去,一只母熊猫和一只幼仔正在一棵树上。熊猫妈妈似睡非睡,斜倚着树干闭目养神,而这只约8个月大的幼仔一刻也不安宁,爬上翻下,一会儿沿树干练习走平衡木,一会儿骑着树杈晒太阳,离地面有20多米高。
  我们都没出声,自以为隐蔽得好,哪知早已被熊猫妈妈敏锐地觉察出来,呲着牙齿示威,迅速带着孩子爬到枯树最顶端。过了好一会,头朝上溜下树来,一转身迅速钻进竹林。跑了几步,它又回过头望望我们,引诱我们去追。我们识破了它的企图,就蹲在原地,盯着树上那只幼仔。幼仔还趴在树杈上一动不动,像是在装死呢。
  前方不远处,熊猫妈妈把竹子整得“哗啦、哗啦”响,还发出“嗯嗯”的叫声——熊猫妈妈在呼唤孩子呢。小家伙立即睁开惺忪睡眼,屁股朝下,顺着树干,“哧溜溜”滑到地上,钻进石崖上一个石洞。熊猫妈妈跑过来,将石洞里的孩子喊出来,母子俩很快消失在竹林……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作者:白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