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随笔
陕西太白山自然保护区
2019-12-27 17:27:06

作者:范晓东

没来得及歌颂金风送爽,转眼就到了冷雨寒宵。天气预报最近两天有雨,心想山里的雨深秋还是少下点,前几天冷空气南下的时候,在中山寺已经下了雪,到站上便是雨夹雪,一场秋雨一阵寒,气温已是降了好几度。

早上蒙蒙亮的时候,细细的雨滴敲打窗户的声音萦绕我的耳旁,滴~滴~滴水从天降,撞到琉璃瓦摔成了水花儿,细微的破裂声吵得我睡不着了,看下时间还不到7点。拉开窗帘,白纱轻轻笼罩这个世界,哪里是山,哪里是谷根本看不清。雨儿飘下,湿润了这片大地,画眉和树莺大约没有睡醒吧,一片寂静,万籁无声。冷杉默默耸立,似乎温度在它的身上没有作用。旁边的银杏却早已把秋天的衣裳褪下换上了冬装,打开窗户,深吸口气,如饮甘露的感觉在我胸口久久不愿褪去,颇有诗仙李白笔下“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感觉。自古名山大川就是神仙的居所,太白山也不例外,自古就位列道家十一洞天,称“太白玄德洞天”,我就是山中一参禅修道的隐士,天作棋盘星作子,动念自有云雨生。

想去探探外面的景色,我迫不及待的下了楼。院子里已被一层薄纱笼罩,牛毛细雨下,对面的小楼已是看不清晰,远处的山峰在雾中若隐若现。沿着进山路,走到门口的毛栗树下,看见的是一幅自然的静美,黄、橙、红、绿的树叶交织在一起铺在路上,让人不忍心去破坏,我从旁边绕过了这幅画,前面隐约闪现着红光,是进山的电动门。它已经坚守了十多年了,保护着里面美丽的景色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犹如一代又一代保护区人对太白山的守护和热爱。右侧的药园中草木起伏,雨水在叶子上积攒了一颗又一颗珍珠,俗话说“太白无闲草,满山都是宝”,药园的草木都是中医手里的“君臣佐使”,治病救人无数,这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回报吧,不过无节制的索取只会破坏这份感恩,自然也会报复人类。往下走,水流声变得愈来愈响,从舒缓到急促,由敲钟到擂鼓,拐个弯就看见了奔腾的河水,它愤怒地咆哮着向你冲来,扑面的水汽打湿了我的脸庞。站在桥头,左手是山,右手是水,晴朗的日子里二者分外鲜明,在雨中它们却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山既是水,水也是山,山在水中立,水在山中淌,一份山水画卷顿时呈现在我的面前。自然的笔墨或浓或淡,或钩或抹,或挑或顿,又或者一曲古筝,时而急促时而缓和,时而往复同一个音调,带给你的不只有震撼心灵的冲动,也有深入人心的沉醉,你深深的陶醉其中而忘记时间的流逝。终于“啾啾”的画眉声唤醒了沉醉的我,画眉也醒来了,它是林中的歌者,山中的精灵,它的嗓音清澈明亮,穿透力强,伴着阵阵悦耳的叫声我踏上了回去的路。

 雨中这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想我终生都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