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鲜为人知的“布谷”们
陕西长青自然保护区
2020-03-09 10:26:08

 文/摄 任文博

“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清明第一场雨过后,天气回暖,大地也渐渐回归一片生机盎然,村落四周便准时的响起了“布谷布谷”的叫声。

从关中到汉中已经十年有余,但这熟悉的声音每次都将我带回到那满满的儿时记忆儿时,奶奶告诉我那是“布谷鸟”,然而往往只是听到声音却很难见到的真实面貌

儿时,爷爷“杜鹃啼血”,将这种体型与鸽子挺像的鸟与是古时候“望帝”连在一起,时常会因为思念远方的故人而卖力啼叫以至于嘴巴都在流血后来也才逐渐懂得这只是人们思绪的一种寄宿。

当麦穗渐渐变黄时,房前屋后逐渐多了另外一种声音“算黄算割”。模仿这样的叫声时常是我们“忙假”时玩伴捉迷藏传递信息的一种方式。人们往往喜欢寄予身边美好的事物一种积极向上的寓意,这种杜鹃鸟以类似于收割庄稼的叫声,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勤劳的象征,爷爷会告诉我“那是鸟儿督促我们要割麦子了。”那时的我还未能清楚的分辨什么是杜鹃鸟,直到进入保护区工作后,我才逐渐明白,童年记忆中两种熟悉鸟叫声是大杜鹃和四声杜鹃。或许身在他乡的缘故儿时故乡的记忆,总能让我特别在意每一次和这些满是乡情的“步谷鸟”们的邂逅,以为是千丝万缕的不解之缘。 

 

让人哭笑不得的黑色闪电——噪鹃

噪鹃是杜鹃科鸟类,从初夏到盛夏,几乎每个清晨和夜晚都可以汉中周边村落听到它独特的叫声。其他的布谷鸟一样,也往往是行迹诡秘,只闻其声,不见其“鸟”。即使跟随诡异叫声慢慢靠近,在还未一睹尊容之时,它就已经飞快的转移到另外一处隐秘的树冠当中继续鸣叫,而声音好像依旧在你身边阵阵鸣渐急的声音让你哭笑不得有时候还会紧随其后的来一段婉转悠扬的歌声,好似在嘲笑笨拙所以这些年为拍到一张好的噪鹃照片和视频可谓是煞费苦心,在无数次斗智斗勇中,我渐渐总结出经验,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对它倒是有些用途,终于在多次苦苦摸索等待后清晰地观察到了这位神秘的“黑色闪电”黝黑发亮的身体在阳光的照耀下会显示出略微的蓝色光泽,宝石红的眼睛好似熟透了的石榴籽,由于噪鹃喜好吃桑葚,我甚至有一段时间误认为它的眼睛颜色是桑葚给吃多了。说起桑葚,对噪鹃嘴角流血的猜测也是因为它,吃过桑葚的噪鹃嘴巴有好几天都会是血淋淋的感觉,以至于我真的以为噪鹃没日没夜的鸣叫已经震破了声带,然而真相是鹃形目大多数鸟口腔内侧的颜色都是血红的,这也解开了我小时候对“杜鹃啼血”的疑惑。

 

“遥远的她”——小杜鹃

在保护区工作这几年,时常会在周边林区远远听到类似于“我想舅舅了”这样的歌声,唱到高亢时感觉都快呛到自己了,如果运气好偶尔还会欣赏到两个山梁之间你唱罢来我登场的精彩场景。在未曾一睹其庐山真面目之前,一直对这样顿挫有序的声音很是好奇,它会是出自哪一位“高人”之口?也曾特地在杉树坪花过一上午时间去寻觅过这位遥不可及的神秘客人,但是它对我每次都是望而却步,相隔千里。直到四年前的盛夏,一只落单的黑短脚鹎才促成了我们在茅坪的一次近距离接触。或许它也是感受到了我曾经的虔诚,无私的“赏给”我们十几秒的对视,睁大眼睛望着我的同时,还不时的左右张望并且高歌,大概是在呼唤我们身后山梁上的异性。原来它就是小杜鹃,体型较大杜鹃瘦小,腹部横纹上方的颜色比大杜鹃稍浅,尾羽横纹条理更为明显。回家后也是对比照片发现眼睛的区别最大,小杜鹃的虹膜为深黑色,而大杜鹃则有一半是和眼圈一样的黄色。当我从兴奋和喜悦之中缓过神时,它已经结束了我们这次短暂的会面,消失在远处的密林之中。“遥远的她从此相隔天涯”,就像陈奕迅歌中唱到的那样,我和小杜鹃的渊源也便从此相隔天涯。至今,也只能偶尔听到它在远方引吭高歌的声音。

 

“隐士”现身——中杜鹃

夏季漫步于幽静的秦岭山谷,偶尔会听到来自密林深处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咕咕~咕咕咕”震动声。因儿时听过“猫头鹰”在夜晚鸣唱,所以起初一直认为这是某种鸮在宣告领地,直到一次纯属偶然的邂逅才解开了我心中的那个谜团。那天行车走在接近石塔河村的路边,眼角余光中隐约看到树枝上站立着一团黑色的东西。本以为是常见的乌鸫也没打算下车查看,突然两只灰卷尾从树梢上飞进树冠,我猜想大概有灰卷尾的巢,于是连忙下车去找找看。然而当我靠近树丛后发现,这团黑乎乎的东西不是乌鸫,是体型特征都和四声杜鹃大小的接近的鸟类,它正站在靠近灰卷尾巢不远的枝叶后面。我第一时间反应到这会不会是棕色小杜鹃?慢慢靠近后才清楚的看到这只杜鹃腹部横纹和身体的色泽都有别于小杜鹃,也没有顾得上去多想,连忙找到最佳角度记录下这只黑杜鹃。晚上回家,查阅鸟音,了解到这就是那只发出类似领鸺鹠叫声的神秘“隐士”中杜鹃!中杜鹃行为隐秘,一般生活在针叶林阔叶混交林的密林深处,极难被人发现。而且大多数杜鹃都属巢寄生鸟类,这只中杜鹃的亚成体能在这个地点出现,很有可能旁边的灰卷尾就是它的“养父母”。在离巢的这个关键时刻被我发现,对于大自然的这份馈赠我却只是蜻蜓点水般草草记录了事......惊喜和懊恼同时涌上心头,大脑瞬间定格,心情五味杂陈难以平静。这件事提醒自己,遇到问题要会多思考、多观察。

 

怨念终了——红翅凤头鹃

在刚接触鸟类摄影与研究时,师父说起过红翅凤头鹃:“这就是我心中的一份怨念啊,搞鸟类研究十几年,遇到过两次,却都仅仅是擦肩而过,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观察过。”他的这份怨念,牵肠挂肚了多年的红翅凤头鹃,终于在不久前被了结。有点类似于电音的两个标准音节叫声很容易在野外分辨,然而和别的“布谷鸟”亲戚一样它也属巢寄生鸟类,所以经常要把自己隐藏的很好,在野外或许往往能看到它远远的飞来飞去,却始终无法一睹庐山真面目。

今年五月份,恰值鸟类繁殖季节的黄金时段,同事偶尔发现在茅坪保护站附近有红翅凤头鹃的身影。通过发过来遮挡很严重的照片以及拍摄过程中的一些懊恼话语,相隔数百里我也能体会到或许这位之前素未谋面的“布谷鸟”也已经成为了其他几位同事的“怨念”……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去会会这只“怨念鸟”!常言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驱车前往目的地的路上我已经大概想好了对策,要采取以守为攻的策略或许能够有所转机。

与同事在九池保护站沿途一路寻找,在靠近一处养蜂场的地方听到了红翅凤头鹃的回应。观察周围地形之后,我们选择了一处竹林后的灌木丛蹲伏下来,正面面对的是路边的一处有干枯树枝的椿树,我的理想状态就是它能够落在那个位置,并且给我至少十秒钟的时间。恍恍惚惚的探头,遮遮掩掩的摆尾,犹如古装电影中飞檐走壁的侠客,它始终徘徊在我们周围的乔木顶部,很难观察到其完整的姿态。我们屏住呼吸,放低身体,只有双眼跟随着它飞行的轨迹移动,耳边除了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只剩下我们的心跳声和呼吸的声音。忽然!滋啦滋啦的打斗声打破了这片宁静,身后的树冠中出现了两只红翅凤头鹃的身影,或许“小两口”还没熟悉对方,不愿意“同房”吧……然而这一阵骚乱却让他们放松了警惕,一下子飞到我们身边,落在我头顶的一处树枝旁。连忙依靠着腰部力量扭动身体,以一记“回头望月”记录下了这只与众不同的惊艳杜鹃。然而经验告诉我,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要耐心等待那个终极目标的出现,于是慢慢的将身体摆正,面向那棵椿树继续做一名守望者。耳边蝉声括噪,头顶凤鹃蹑影藏形,潮湿闷热的林子中已经让我们慢慢有点失去了耐心。然而事物往往在看似绝望之时都会有所转机,这就是所谓的峰回路转。两个小时的守候终于出现了奇迹,其中一只红翅凤头鹃将演绎的舞台选择在了那棵我们遥望已久的树枝上。已经熟悉了周围环境的它在两个枝头上跳来跳去,尽情的演绎着自己的歌喉和惊艳的身段。气宇轩昂的凤冠让它比别的杜鹃显得格外雍容闲雅,略带蓝色金属光泽的燕尾服羽衣,在两侧栗红色羽毛的衬托下更加典雅。除了陶醉和迷恋然后就只顾得按快门,甚至高速的存储卡已经无法跟上拍摄的速度。直到另外一只小伙伴的出现,才让它结束了自己的表演,满心欢喜的携手飞向了他们的幸福小树林。   

平静些许后,回忆起刚才的精彩瞬间仍然意犹未尽,凤头鹃接近半分钟的表演犹如醍醐灌顶般让人神清气爽,可能彩票中大奖的感觉也不过如此,这也许就是对事物热爱的极致感受吧。

 

小号独奏——鹰鹃

华阳的夏夜,精彩迷人,如果用心去听,那应该是一场优雅的交响乐,鹰鹃就是这场演出中那出其不意的“小号独奏”。没有如小提琴的噪鹃那般华丽的音域、音色,也没有大提琴般鸮的丰富表现力和庄严肃穆的低沉音色,却给人一种高亢的优雅和不平凡的豪迈。

熟知它的叫声已经很久,也经常会远远的看到它“吹着小号”穿梭于两座山梁之间,然而要想近距离一览芳容,却好似未出嫁的姑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夏天做好了课前功课以及充分准备,忍受着饥饿和蚊虫叮咬,在草丛中蹲伏了四个多小时候后,终于将这位“小号手”拿下。不仅获取了图片资料,还有演奏的完整视频也一并收入囊中。说起来这位“小号手”跋山涉水、不远千里从东南亚跑来秦岭大地应该就是为了和我相识相知吧?

鹰鹃的洞察力应该是现有秦岭杜鹃科中最为敏锐的,正如我与师傅讨论“在没有看到鹰鹃之前,我以为红翅凤头鹃是最难记录观察的杜鹃,在拍到鹰鹃之后才应了那句:这世界上任何事物在没有真正尝试和获得认知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不能妄下定论”。细微的动作,在鹰鹃的眼中或许都已经放大了几百倍,以至于我最后就连呼吸都要调整节奏,相机要根据之前它待过的位置提前预判好,以减少挪动动作幅度过大对它的干扰。然而它鹰一般锐利的双眼,像已经能看穿了我的心思,完全是以一种极不配合的态度和我折腾了一上午,要么在我头顶飞来飞去,飞行姿势倒是名副其实的“鹰”式,有别于的杜鹃振翅飘忽着飞,而是更加迅捷,类似于隼的冲刺飞行。偶尔在飞行中会停顿一刹那并传来细微的蔑视之音,便又一头扎进茂密的树冠当中继续冲着我一阵冷嘲热讽。我眼睁睁看它戏弄,也无能为力,只能望眼欲穿的看着其藏身的树林,祈祷它能大发仁慈之心,让我一睹为快……中午过后,可能它也已经稍有疲倦,略微放松了对我警惕,好让我有机会敢大胆扭转身体。也就是它松懈的那十几秒钟,终于让我将它收入了我的取景框,第一次这么完整的观察到我心中的“小号手”。有着松雀鹰般的黄褐色脖颈,下方杜鹃科特有的横条纹比其他近亲更粗些却没有贯通。嘴巴是杜鹃式短而弯曲,瞳孔是有别于其他杜鹃,黑黄亮色参半。当然这些特征的观察都是通过照片获取的,短短十几秒的表演之后,“小号手”就又躲进了自己的“闺房”。知足才会常乐,常乐才会有更多的精彩,虽然相处很短暂,我还是努力的安慰自己,毕竟人家可是交响乐团中的重要成员,免费提供视听盛宴已经很慷慨了。

再次想起那珍贵十几秒时,我不由的感叹有时候很多事物的前期工作都是在为最终的成功做铺垫。不是每一次磨砺都足以改变,不是每次改变都可以感知,但是我们坚守正确的信念,即使路途中都是艰难险阻,即使会有人投来别样的眼光和尖酸刻薄的言语攻击,只要坚持到最后往往都会有所转机,有所收获,保护区的很多工作也正是如此。

 

与众不同的“异客”——小鸦鹃

说起小鸦鹃,它应该算是一位“异客”了。之前的资料记载都是在长江以南分布,2016年首次在汉中被记录到后,随后的几年在汉中洋县都有被发现并记录,看来鹮乡也逐渐成为了这位“异客”中意的繁殖地。

小鸦鹃喜好在沼泽、湿地周边的草丛、灌木周围单独活动。只有在这个季节,它才会为了千里姻缘来到北方,使出浑身解数找到自己心仪的伴侣娶妻生子,共同度过繁忙却又甜蜜的几个月,因此小鸦鹃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父母,这也就是它有别于其他鹃形目鸟类的与众不同之处。而且小鸦鹃还是二级保护鸟类,在鹃形目鸟类中也算是一位名门贵族,所以他们对抚育环境是比较挑剔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鹮乡能够看到它的身影。他们在找到合适的伴侣和宜居环境以后,就开始了精彩的表演,雌鸟负责光鲜亮丽,雄鸟负责营巢垒窝,雌鸟高声歌唱以示领地权威,雄鸟疾行抓虫尽力献媚。说到献媚,不得不说雄性小鸦鹃为了自己心仪的女孩真是煞费苦心啊,对女友是跟前跟后,形影不离,特别是当雌性偶尔立上枝头一展歌喉之时,它会赶紧抓住这个机会表现自己。瞅准草丛中的昆虫,而且还要挑选最大最肥的,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美味送到雌鸟身边。然而鲁莽行事当然不会获取雌性的芳心,在吃了几次闭门羹后,小伙子尝试用舞蹈来打动心上人。小心翼翼靠近的同时还不忘连连变换舞姿来取悦对方,甚至于还会翘起尾巴露出自己的“宝贝”以展雄风。这么煞费苦心,辗转反侧三四次以后,再强的堡垒也应该是会被攻破的。在记录到他们一番鱼水之欢后,我并没有因此激动,而是笑出了声,小鸦鹃的灵性像极了现在的年轻人,难怪现在追个女孩子那么难,原来大千世界万物皆如此……

我被生动的场面震撼,能够欣赏到这位与众不同的“异客”生动却又真实的表演,不禁感叹造物的惊奇。每个物种都该有属于自己的权利,觅食求生也好,繁衍后代也好,甚至于爱美之心是每个生物所共有的虚荣心,正是我们现在在努力维护身边的环境,让每一片水域便得更纯洁,让每一片土地变得更充满活力,这些美丽的精灵才会来到我们身边给予我们如此精彩的表演,我们也才能在他们身上找到我们的生存之道,生存面前万物平等。

噪鹃.png

 

 友情链接:http://giantpandanationalpark.com/index/index/newsDetail?id=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