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期待中前行
陕西省森林文化协会
2020-04-29 11:51:17

撰文:曹庆   摄影:李辉

       

    数百年来,当提到陕西,人们自然而然首先想到秦岭,因为“天下之大阻”,因为“云横秦岭家何在”,因为“西当太白有鸟道”……同时,有所期待,期待着秦岭不再以天堑隔断着魂牵梦萦,也期待秦岭阻隔着外敌入侵——

    数十年前,当提到陕西,会首先浮现“秦岭林区”,因为秦岭蕴含着源源不断的商品木材令人心生温暖,它们为国家的经济建设贡献着巨大的力量——

数年来,当提到陕西,首先被关注的仍是秦岭,因为秦岭成为中国第二份献给地球的礼物,因为秦岭大熊猫保护网络,秦岭成为生态热点地区——

    今年,提到陕西、话说陕西时,更是不得不说秦岭。因为秦岭大熊猫,因为大熊猫国家公园秦岭片区覆盖了世界上野生大熊猫种群密度最高的地区,我们期待秦岭大熊猫野外种群在生态受到保护的秦岭山系不断扩张栖息地。11月,大熊猫国家公园陕西省管理局挂牌,佛坪、周至、长青、太白山和宁太等五个管理分局也相继挂牌,期待着秦岭从此走向多方位的繁盛——

     大熊猫国家公园经过点滴积累而成就今天的模样,人们也将更多的期待投向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背后,关注着大熊猫国家公园的前行与进展、繁盛与辉煌。有一点是肯定的,若干年后,大熊猫国家公园将越来越“渗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人们必定期待一串串曲折且智慧的故事充盈着精神世界。

我们能为大熊猫国家公园贡献什么,人们能通过大熊猫国家公园实现哪些目标?请让我们用关注和憧憬参与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探讨保护大熊猫物种历程中的经验和借鉴,记录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过程中的精典时刻,书写大熊猫国家公园事业的精彩过程。

    在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中,突显管理体制、协作机制、社区发展机制、自然教育发展模式、生态保护与修复进程、生态理念与生态文化培育等。大熊猫国公园体制,将不再就事论事地孤立性地开展工作,不再“兵来将挡”地被动应对工作,而是如在大海中航行,舰队成列、人员行成,向着灯塔,驶往彼岸。

大熊猫国家公园陕西省管理局挂牌之际,不经意间使人回想起四十年前佛坪自然保护区成立时的情景。1978年12月,陕西境内第一处以保护野生大熊猫及其栖息地为目标的佛坪自然保护区在秦岭南坡成立。“大熊猫在哪里?”“怎样保护它?”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佛坪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牌子竖起在牛毛毡棚前时,佛坪保护区如孤舟飘零于漫漫河心,不仅独特,也颇感怪异。用“隔岸观火”形容当时的情景不甚恰当且友好,但准确刻画了当时民众的期待和疑虑。四十年后,佛坪保持着全国野生大熊猫种群密度最高的记录,并实现了带动周边保护区内大熊猫种群数量增长的势头。虽然,根据全国第四次大熊猫综合调查结果,佛坪保护区内大熊猫种群数量有所下降,但更吸引公众关注的却是周边保护区的大熊猫种群数量大幅度增长、栖息地质量大幅度向好。在大尺度范围内分析佛坪保护区内大熊猫数量“熊猫去哪儿”的原因和现状后,我们是乐于欣然接受的这样的结论,这也正是四十年前成立佛坪自然保护区时的期待。

    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坚持“以大熊猫保护为核心的生态功能定位,以加强自然生态系统原真性、完整性为基础,以建立权属明晰、统一高效管理体制为突破口,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现重要资源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为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提供示范,为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作出积极贡献。”在此时坚持,依此论坚守,从此处出发,若干年后,秦岭大熊猫保护、秦岭生态系统保护、秦岭自然文化遗产保护等核心工作,将通过大尺度范围内的支撑体系(监测评估、科技支撑人才队伍建设、自然教育与生态体验等)得以再上新台阶,取得新成就。

    大熊猫国家公园管理局挂牌后,聚焦着政府的行动媒体的关注和公众的期待。陕西省管理局被广泛关注,期待开启秦岭保护的全新时代,期待开启中国大熊猫保护的全新时代。

     “被期待”和“被关注”之时,展示着相关部门对大熊猫国家公园的理解和行动。

0.jpg

                                                                             于   2020年5月